分卷阅读66
作者:娇羞胡萝卜      更新:2021-05-03 21:03      字数:2456
  一个慢慢勾搭和被勾搭的故事(h) 作者:娇羞胡萝卜
  分卷阅读66
  度的领悟能力和动手能力,事后尽职尽责完成善后工作对“受”害者关爱有加呵护备至的离途而言,唯一的缺憾大概是,第二天早上醒来摸到怀里沉睡的人额头在微微发烫。
  秘渊迷迷糊糊睁开眼的时候,觉得头昏眼花腰酸背疼外加鼻塞喉咙痛,挣扎了一下想起身却又吧唧一声倒了回去。脑袋好重,另外腰已经不是自己的了。
  离途大概是听到声音才跑进来,看到秘渊牺牲在床上的凄惨模样,走过来扶着他躺好,盖好被子,然后把他脑袋上被一番动作甩掉的湿毛巾重新放好:“来,嘴巴张开,测一□温,要是发烧严重的话得带你去医院。”
  秘渊吸吸鼻子含住离途塞过来的温度计,僵着身体不敢动,运动过度果然是有报应的啊。
  瞅着温度计上的示数,还好只是稍微有点烧,离途低下身去坐在床沿:“一会儿稍微喝点粥,暖了肚子再吃药,好好休息一天就没事了。”
  秘渊点点头。其实一般而言只要喉咙开始发痒,之后两三天里绝对逃不过一场感冒,所以说秘渊都已经在用“迎接”和“等待”的心态面对这场上了预告片的感冒了。不过此时被身边这个人这么心疼体贴地照料着,秘渊却忍不住觉得自己好像真的多委屈似的,鼻尖都泛红了。
  娇气了啊,秘渊在内心深深地自我谴责,在现实继续一副委屈样。
  离途去厨房端了一直在暖着的粥过来,喂饱了行动不便的伤患,又督促他吃好药,才在他身边躺下,轻轻地按摩他的腰腿。
  酸酸痒痒,秘渊又舒服又想躲,想到昨夜也是这双手扶着自己的腰……秘渊被自己的不纯洁惊吓到了,满脸通红的窘态被离途尽数瞧去。
  “小渊你在想什么?”离途再一次似笑非笑,“脸这么红?”
  “唔……我在,专心的发烧……”秘渊胡言乱语地解释,开口就发现声音也是哑的。
  离途笑,手上的力道渐渐轻柔:“好好睡一觉,醒来就会好了。”
  秘渊倒是想睡,关键是时不时地要咳两声,一咳就全身的肌肉连带着震动一下,于是副效果就是某个难言之地也跟着震动一下,那个微妙而深沉的痛楚哦。能睡得着才怪啊!
  结果就在秘渊觉得自己肯定睡不着的怨念中,他慢慢的睡着了。
  秘渊睡熟了之后,离途抚平了他皱着的眉,然后起身开了电脑。登陆qq,修改群公告:本周末之现场推迟,暂定下周六。
  离途刚改完公告,并将现场人员一一私敲之,后期姑娘就敲过来表示第一期已经ok,请离途邮件收之。离途进邮箱点击下载,扭头看到秘渊睡得很辛苦,大概是鼻塞的缘故,嘴巴微微张开,倒是没有流口水。
  离途走近摸摸他的额头,感觉没什么热度了,松了好大一口气。回到电脑旁听了两遍剧的小样,把修改意见给后期发过去。
  看到群里有人聊天,大概是心情不错,离途也随手发了一个下午好在群里。结果群里姑娘聊天热火朝天,没人理会离途一句苍白的下午好。倒是淡语的头像跳动了起来。
  淡语:在线?
  离途:嗯。
  淡语:和上次你带来的那个小家伙怎么样了?
  离途:啊汜啊。淡语呢?
  淡语:睡着。
  离途:下午三点,睡着?
  淡语:刚才运动了一下。
  离途:(邪笑)
  淡语:别转移话题。
  离途:他现在也在睡觉。
  淡语:(同邪笑)
  离途:有点发烧。
  淡语:(惊)离途你……我信错你了啊。
  离途:他是感冒。(鄙视)
  淡语:亡羊补牢。
  离途:的确是感冒了,前几天晚上跑出来着了凉。
  淡语:因为你?
  离途:收起你那职业病。
  淡语:这是关心。
  离途:啊汜你有性急的时候吗?
  淡语:我经常性急。(邪恶)
  离途:(汗)我是说等不及某件事顺其自然发生,因此会给它一点策动力。
  淡语:如果目的是明确的,手段是健康的,即使过程有一点狠心,无可厚非。
  离途:同感xd
  淡语:可是你在愧疚。或者说,舍不得。
  离途:所以说,你其实就是精神垃圾桶xd
  淡语:彼此彼此。
  离途关了聊天窗口,然后登陆秘渊的qq,将qq签名改成“感冒中,暂时不能录音”,然后关电脑起身,看着秘渊陷在大床中间睡得很乖,姿势都没换一个。离途凑得很近,自己故作冷淡的那晚他曾在这片眉目中看到惶恐不安,仿佛被遗弃了似的惶惑失措,和随之而来的激烈急切,反常得都不像他心中的那个安静淡然偶尔有点小迟钝的师弟。
  离途伸手轻轻抚着他的眉宇,笨蛋,如果不是流露失意给你看,你是否会一直在温和的表象中沉溺下去?
  秘渊正正经经在东家待到了周一大早才被送回学校,两天多的朝夕相处已经让秘渊带回了一堆的小秘密。
  比如师兄的手机闹钟铃声是生日那天他送的那首合唱,
  比如师兄的妈妈打电话来嘘寒问暖的时候会顺道问候一下自己,
  比如师兄的床头柜里有好几本关于如何烹制健康饮食的书,其中有一本是各种材料和口味的粥煮法大全,
  比如师兄喜欢做菜但是讨厌洗碗,却不排斥洗衣服洗菜,
  比如师兄有轻微的洁癖,却非常之不喜欢整理房间,不到忍无可忍不能再忍的程度绝对不会动手收拾,
  比如师兄早上起来的两三分钟会神智恍惚地抓着自己不给起身……
  秘渊心情太好以至于完全不介意“又感冒了”这回事,原本在离途家被好吃好喝供着,外加有个“私人”医生专门顾着,秘渊的感冒已经明显经过“嗓子疼”和“咳嗽”阶段,过渡到了“鼻塞喷嚏”程度,据长久的经验来看,这已经是感冒的最后一个阶段了,秘渊很安慰。
  但是一到实验室就凄惨了,一次性口罩一带整一个呼吸不畅气闷心慌,秘渊憋到下午终于早早溜回了宿舍,顺便再一次难得地把笔记本抱回了宿舍。
  秘渊在床头的桌面上准备好零食和水,把小台灯打开,然后开了笔记本靠着枕头看文献。忘我的秘渊是被手机叫回神来的,饲主得知某人在当下此刻北京时间十九点四十尚未觅食之后,表示对于某人沉迷学术废寝忘食的境界非常不满,并以立刻驾车十五分钟赶来送饭为要挟,成功驱赶家养小猪离开被
  分卷阅读66
  - 肉肉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