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0
作者:幻觉在脑      更新:2021-02-09 06:07      字数:3631
  [射雕同人][射雕]师父,求原谅! 作者:幻觉在脑
  分卷阅读50
  又抓起他的下巴,如此这般亲吻一番,方放开气喘吁吁的他,向他细细严明今日之事。
  这故事,其实说简单也简单,根本没有什么勾结外邦的大事。说到底,还是因为林朝英和王重阳二人间的纠缠。
  那林朝英曾与王重阳比武,王重阳最终棋高一着,得以胜出。事实上,当时比武之前,他练功时行差踏错,经脉受损,之后就显出油尽灯枯之向。他不愿输给林朝英,又不想承认自己武功全废,最终成为武林的笑柄,就
  寻了一个邪门的功法,以此温养经脉。
  其实九阴真经易筋锻骨篇完全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可惜,经书出世之事,于王重阳已是太晚。为了保持自己的武功,他建立了天罗门为自己搜罗合适的练功药引。虽然门派建立起初,选择的都是些穷凶极恶之人。可是
  随着门人死士渐多,对于杀人练功之事,慢慢地也就再无禁忌。虽然他得了九阴真经之后,就已经收手,可惜,这个时候,天罗门已经不是他能控制的了。这才有了一起接一起猖狂的灭门惨案。
  至于王重阳他自己,也算是恶有恶报。前几日的昏迷,皆是因为他所用邪功与九阴真经的醇厚内力相冲之故,若非如此,这么多年下来的内力积累,恐怕这一战的胜负还是两说。
  可惜,一代英雄侠客,最终落得如此下场。
  说到底,一个一辈子都挂心家国大事的正道君子,之所以走上这条路,都还是因为那情之一字。
  师父,我们不会这样。曲灵风听完,微微垂下眼思索一番,笑了。
  若非和自己师父机缘巧合,成为恋人,恐怕从未明白感情的他,还不懂。可是有了那么一个男人,让自己挂心,他方明白情之一字的百转千回,柔肠百转,刻骨铭心。
  他这一刻忽然福至心灵,明白了之前师父对自己说的。这偷来的一生,能与师父在一起,真乃上天垂怜。
  多少痴男怨女,多少风流佳话,都抵不上有一人,能与你执手相看,暖盈心间。
  是啊。黄药师把人搂得更紧。你我,必然不会这样。
  解决完此行大事,以为可以好好休息一番,就一路玩回桃花岛的曲灵风,真的是太天真了。还没等黄药师一觉睡醒,许久未见的苍鹰蹿进了二人房间,带来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
  看着师父读了信,脸上表情一片空白,曲灵风惴惴不安问。
  师父,出了什么事?
  是杭州的总管黄药师攥紧手里的布条,黑眸里的情绪复杂难明,隔了片刻,才用一种平静得让曲灵风惊讶的声音继续道,冯夫人于四日前生产。
  曲灵风有些不知所措地站在他旁边,小心翼翼地看他脸上表情。难不成
  黄药师闭了闭眼,轻轻吐了口气,才轻轻吐出四个字。
  是个女儿。
  曲灵风一瞬间不知道怎么说话了。他知道上一世师父有一个极为疼宠的女儿,他的小师妹,黄蓉。看着他复杂的神情,曲灵风张了张口,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师父,你会不会觉得那孩子会是小师妹?
  是了,这一世,师父若和自己在一起,如何还能再有一个孩子。遑论是上辈子疼宠一生的小女儿,自己,终究是男子,不能给师父生孩子的。
  等黄药师从自己思绪中醒过神,就看到自己的小爱人一脸难过失落的表情,不由轻叹了一口气,低头对曲灵风说道。
  灵风,你又想到哪里去了?
  师父曲灵风低着头,呐呐地说,师父,是不是想要个孩子?
  果然,黄师父叹了口气,把闹情绪的小徒弟一把抱起,在那张鼓起来的脸上啃了几口,低声道,哪里敢要,这不还有一个大孩子,等着师父来哄嘛?
  曲灵风一听,可不是说的自己嘛。说自己没长大什么的,他才没有那么不懂事!他很认真的!
  如果师父想要
  话没说完,就被失去耐性的黄药师一口吞下。
  哎,孩子什么的,他是真的无所谓啊,只不过是思极前世,颇有感触而已怎么就不信自己了呢?看来还是要加快计划,赶紧把小徒弟名正言顺地娶回家才是。
  当年,中原武林最大的事情,就是离经叛道的东邪黄药师,居然把自己的亲传弟子曲灵风,吹吹打打迎娶进门了!
  要知道,那可是个男娃啊!不、不对,就算是个女娃,他们二人可是师徒啊!
  外人如何编排议论,桃花岛上,却是到处都张灯结彩,喜气洋洋。
  洪七公一把将喝空的酒坛摔在桌上,抹了把嘴大笑三声,虽然这婚事我不看好,不过这喜酒喝得是真痛快!
  欧阳锋脸上还挂着花花公子般的笑,只是怎么看怎么有些扭曲。
  切,没想到那黄老邪说得出做得到,居然真的把灵风给娶回家了!虽然自己不是想抢婚,可是这心里吧,就是不舒服!
  明明、明明就是不对嘛,怎么这两个家伙就是不在意呢?
  黄药师冲他举起杯,一干而尽,笑得一脸志得意满。
  他这一世,早早结识这两个家伙,也算是与上辈子大不相同。但见这两人明知自己离经叛道娶了自己徒弟,还能来桃花岛喝喜酒就知道,这两人其实根本不会鄙夷自己的做法。
  虽然,会有那么一些在意吧,哈!
  曲灵风穿着红艳艳的袍子,局促不安地揪着床单。虽说师父没让自己凤冠霞帔,可是还是让自己呆在新房里等他回来。
  黄药师推开门,带着一股浓浓的酒气。
  当然,他并没有醉。可是,在看到装饰一新的房间内,那个人的时候,他感觉自己忽然就醉了。
  心尖尖上的人,每天都在自己心里跑过来跑过去,撩得自己一整天心神不宁的小家伙,正穿着红衣,在二人的新房等着自己。
  不过凑近一看,本来还气血沸腾的黄师父顿时哭笑不得地笑出了声。
  自己看到他做得笔直,实际上,这家伙,早就闭上眼睡了个昏天黑地,手里还握了本话本,明显是等得太无聊看书,结果看书瞌睡了就睡着了。
  他倒是一点都不紧张!
  小心眼的黄师父重重冷哼一声,拉下床帐,扑倒徒弟,俯下头。
  曲灵风被他的动静吵醒了,揉了揉眼睛,还没等睁开眼就先笑了起来,小酒窝在颊边若隐若现的。
  师父!
  瞅着眉开眼笑,睁着两只圆溜溜的大眼睛的徒弟,黄师父真是有火没处发,只能重重冷哼一声,摆出一张黑脸。手上动作却一点也不含糊,钻进他衣服就刷刷地解开来,顺手在他敏感的腰间轻轻一掐。
  师父!曲灵风惊叫一声,身子一弹,却被武力高出自己许多的师父无情镇压了。
  湿热的吻铺天盖地地落下来,火热有力的大手还在自己全身游走,窒息感蔓延开来,终于,在屁股被人狠狠揉了一下之后,手软脚软心更软的曲灵风,干脆就放弃抵抗了。
  黄药师嘴角勾起个邪气的弧度,身体覆下去,床帐落下,不一会儿就吱呀吱呀摇动起来,伴随着少年似痛苦似欢愉的叫声,旖旎出一片意。
  第二日,日上三竿。
  嗯呃!曲灵风被一阵窒息感憋醒,还沉浸在梦想里的他不由皱起了眉毛,下意识地想狠狠吸一口气。
  下一瞬,他打开的牙关处被一个温暖湿润的物事猛地蹿过,嘴里多了个东西的感觉让他的窒息感更重,更别提那物还一点都不含糊地在他嘴里四处扫荡,一会儿舔过他的牙龈,一会儿又去纠缠他的舌尖。曲灵风又忍了一
  会儿,终于,在自己屁股上被人狠狠揉了一下之后,妥协地睁开了被黏在一起的眼皮,颇为无奈地开口。
  师父唔放唔嗯
  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见目的达成,大发慈悲地放开了捏着他鼻子的手,让他不至于成为被人亲到窒息而死的第一人,不过那放肆游走的唇舌根本没有放过他的意思,依然亲了个够本,才意犹未尽地放开他。
  曲灵风这才终于得以说话。
  师父!昨夜被你折腾今早还不让我多赖会儿床!不要更过分!
  大概是昨夜被折腾惨了,少年清亮的嗓音掺杂着沙哑,此刻带着七分抱怨,三分撒娇,就像是猫爪挠上了心尖,痒得让人想做出什么来。
  黄药师挑了挑眉,脸上倒还是那副冷心冷情的煞神模样,手上动作却一点也不含糊,钻进被子就直直朝着那个昨晚被自己rou躏的地方摸去。
  来让师父看看。
  不行!曲灵风脸涨得通红,一把拍开那只不安分的手,一脸抗拒。昨晚上,师父那副几年没吃肉的样子吓坏他了,他发誓,身体好利索之前,绝!对!不让这人近身了!
  黄药师遗憾地摇头,看来是自己操之过急了,把徒弟吓着了,这可如何是好。
  如何是好?大白天就被上位成功的新晋夫人赶出房门,就算是黄药师,也只能乖乖出岛去给徒弟买道歉礼,哄人消气。
  亏得他目力惊人,一眼就看见摆着摊子卖云片糕的铺子。
  灵风喜欢的吃食,他记得清楚,赶紧停步买了一包,带回去给人吃。
  等着云片糕的时候,周围人说了句。
  听说蒙古要打过来了
  黄药师回到房里,将手里提的东西轻声放在桌上。
  虽然被自己闹过一次,但是床上的人怕是累得很了,又睡着了,姿势还是那么规规矩矩的,手摆在脸边,被自己吻得红肿的嘴巴微微张开,带出一丝稚气,一脸的天真无害。
  他笑着弯腰低下头,小心地动作着,将被子给灵风盖得高一些,看到灵风长长的睫毛和翘翘的鼻子,停顿了一下,慢慢低头,由着内心的那阵鼓动,将唇贴在对方唇上上,吻了一下。
  世道如何,与他二人何
  分卷阅读50
  - 肉肉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