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9
作者:幻觉在脑      更新:2021-02-09 06:07      字数:3611
  [射雕同人][射雕]师父,求原谅! 作者:幻觉在脑
  分卷阅读49
  况还有个孩子需要保护之时。摸了摸自己的额头,乖乖点头。
  似是没想到他这么好说话,男人诧异地顿了顿,又见其余三人已先后出门,复又低声嘱咐了一句,匆匆低头吻了曲灵风的嘴唇,转身离开,一路疾驰,不一会儿就失去了踪影。
  曲灵风摸着自己的嘴角,站在原地傻乎乎的笑起来。
  师父刚刚说让自己照顾好自己哎,这是在关心自己吧?嘿嘿嘿,嘿嘿。
  欧阳克瞅着曲灵风嘴角翘高傻乎乎的样子,小眉毛挑得老高,脸上表情充满了不屑,酸溜溜地想着,切,不就是亲了亲他嘛,没出息。
  心情大好的曲灵风大度地决定,不跟这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小屁孩计较,当下提溜着欧阳克回房去也。
  回房路上,曲灵风遇见一个意料之外的访客。
  这位小哥。一做道士打扮的中年男人凑上前来,拱手抱了个拳。
  你是?曲灵风拉着欧阳克的手一紧,将人往身后掩了掩。
  不知小哥可曾记得几年前,买了鄙人一匹马,还未向小哥道谢,相逢即是有缘,不知小哥可否容我做东
  这倒不必。曲灵风扯了扯嘴角,这人这时候冒出来,是真以为自己是个蠢的?真道士还是假道士尚且不知,买了他的马本就是钱货两讫的事,何以有于他?还需要道谢?
  那人见这少年竟不若平常小孩好糊弄,当下就原形毕露,一脸狰狞地一掌拍上来。
  曲灵风一见他掌风中夹带的粉末就知狠毒,当下把欧阳克往怀里一塞,脚下一转,从袖中抓了把,手一挥,灌注内力的数根银针飞射而出。
  砰咚那五大三粗的男人应声而倒。
  哼,师父调的麻药,够人睡上个三天三夜的,不信这人不着道!
  把人五花大绑了,丢房间角落里,等伺候了欧阳克小祖宗睡着了,曲灵风点亮油灯,开始等待。
  只是他没想到,这一等,竟然就是一天一夜。
  忽的,月光隐没,天色转黑。正是黎明前的昏黯,转瞬就将破晓。
  已经是离开的第二天黎明。
  黄药师手上招式一变,掌影纷飞,出手比之前快了一倍有余,正是十余年才练成的绝技奇门五转。
  与他对战之人只觉呼吸局促,似有一座大山重重压向身来,眼前金星直冒,一时登处下风,堪堪抵挡不住。
  洪七公一看,大喝一声,瞅准时机,一招亢龙有悔,排山倒海一般直直压过去。此招既出,他顺势收掌,再一次使出降龙十八掌第一掌,顺序拍过去。
  双腿微曲,蛇杖交于右手,欧阳锋左掌缓缓运气,竟开始运起了□□功。配合蛇杖抖动,挡左避右,直攻那人中路。
  三人已经与那人缠斗许久,势道虽仍刚猛狠辣,却皆感后劲不足,若那人再有人来援,恐怕他们几人不死即伤。
  自然,曾练了九阴真经易筋锻骨篇的黄药师,内力比其余二人浑厚不少,但这般不眠不休连战一天一夜,铁打的人也受不了。
  好在,这一番配合紧密的招式攻下来,那人正不由自主地向左转圈,接连打了十多个旋,眼见再不停下,就会被气势刚猛的亢龙有悔和蛇杖直攻命门,当下使出千斤坠来,看看将身子稳住。可黄药师奇门五转内
  力后劲极大,人虽退开,拳招余势未衰,那人竟然没能定住身体,直直被后面两招轮番击中,喷出一口血直直摔倒在地!
  黄药师隔空点了那人穴道,三人才卸了劲一般瘫倒在地,一时又疲又饿,相视苦笑。
  没想到,同是天下五绝,这人的功夫居然能以一对三,撑了这么久不败,看来以前自己确实是不够强啊。
  这人居然利用建立的天罗门渗透中原武林数十年,不可谓心思不深。直到和他交手,黄药师三人都不能相信,居然是创立全真教的他,一手建立了另一个堪比邪教的门派天罗门。更别提那些歹毒的功法,把人培养成
  死士,甚至用功法毒药控制门人
  理所当然地,曲灵风看到被抗在欧阳锋肩膀上的那个人时,一脸惊诧。那须发皆白,长着张正气的方脸的家伙,不是王重阳又是谁?!
  ☆、第四十七章 [完结]
  你们确定抓对人了?
  曲灵风左看右看,挥手示意,之前抓到那个鬼鬼祟祟的道士,我就觉得奇怪,但是怎么也不可能是全真教的头头作恶吧?
  这不是逗人嘛!
  欧阳锋冷笑一声,在大本营里抓住的,还能有假?
  哎,确实出人意料啊!洪七公几口吞下一碟点心,拍拍手上碎渣,感慨道。
  不急,先养精蓄锐一番,再听听他怎么说。黄药师摸了摸徒弟的头,面上难掩疲累。
  赵衾琛呢?曲灵风见少了个人,连忙问道。说实话,这个冯夫人的丈夫给人感觉还不错,温文尔雅的,可别出了什么事,那冯夫人肚子里的孩子,上辈子的小师妹多可怜。
  他留在天罗门那里,安排善后。黄师父听到徒弟居然关心别人,明显有些不高兴。
  曲灵风连忙拿出之前备好,还热气腾腾的饭菜,招呼几人先吃饭休整一番。小手一伸,捏住黄药师的肩颈推拿起来。
  之前感受过他这一手的黄师父舒服地叹出一口气,哼,暂且就原谅你。
  洪七公欧阳锋羡慕嫉妒之,黄师父哼笑一声,得意暗道,老婆这么贤惠,有本事自己也去找个啊,两个老光棍!
  饭罢,几人围坐桌旁,黄药师拿出迷倒王重阳和那长生子的迷药解药,先叹一声。
  其实我大概能知道王重阳这番举动,是为何。
  哦?药兄一向智计过人,难不成早就看出此人嘴上说邦国之仇,实际上却勾结外邦,狼子野心?
  欧阳锋冷哼一声,洪七公这么夸那道貌岸然的家伙,也不嫌牙酸。
  非也非也。早在我们几人华山论剑前,曾有个女子,与那老道士也算是对怨偶。听闻林朝英的武功在段皇爷,七公你,欧阳锋和我四人之上,真乃精才绝艳一奇女子。
  莫非是古墓派那个门派的开山祖师?!
  作为消息一向灵通的丐帮弟子,洪七公自然听说过这个女人。
  正是。我曾上终南拜访全真教,当时听闻他出家做道士竟然是因为一个赌约,便多了句嘴,点破了林朝英的计谋,可惜,二人终究是不能强求。那女子便在全真教比邻之地,创立了古墓派,听说她早逝乃是因求而不得
  。
  啧,真看不出来,这老道士还能让那么个美女至死不渝。欧阳锋笑道,不过居然不接受美人,可见是个当道士的命。
  黄药师叹息一声,手指微弹,两粒解药分别弹入地上两人的口中。
  王重阳,看在昔日交情上,也为我们几人解解惑吧。
  洪七公冷着脸,灌注了内力的声音震得地上刚醒过来,气血混乱的王重阳又吐出几口血来。没等他再说什么,黄药师转过头来,冲着曲灵风温柔一笑。
  灵风,去看看欧阳克那孩子醒过来没有。
  曲灵风一愣,师父这是连问话都不让自己在场吗?
  毕竟,那语气极为霸道*,他又不是不清楚师父是多么固执。反正不就是些陈年秘辛,不听也罢。
  看着他乖乖朝门外走,黄药师眼里漾着浅浅的笑意。虽然太乖巧一点性子都没有,并不完全是好事,不过调.教徒弟这件事,来日方长。
  收回眼神,黄药师脸色冰冷,看了面露狰狞的欧阳锋一眼,冲着一脸凝重的洪七公点了点头。
  欧阳锋曾差点伤重致死,若不是得灵风搭救,早就丢了命,自然看王重阳这个老道士格外不顺眼,恨不得一掌毙了这家伙。
  洪七公却比他靠谱得多。先不提王重阳和全真教此时在中原武林的地位,就算是他身怀九阴真经这件事,就该格外慎重的对待。
  这边厢的血雨腥风并没有影响到离开的曲灵风。
  曲灵风进屋的时候,欧阳克已经自己穿上衣服,坐在床沿等着了。
  看他一脸担忧,乖巧地缩手缩脚坐在角落里,曲灵风心里软了一下。他是极喜欢孩子的,这样一看,就算欧阳克小小年纪心思就深得很,也不过是个没长大的孩子。
  被人忽然抱进怀里,欧阳克小小一惊,右手一紧,匕首差点就出鞘了。
  你叔父他没事。
  曲灵风声音低低的,伸手摸了摸男孩的头发。
  欧阳克两只大眼睛微微闪烁,僵直半晌,还是放软身体,把自己埋进了这个温暖的怀抱里。虽然、虽然这个人总是和自己抢叔父,但是他也不是一无是处嘛,起码还挺暖和的,我就靠一会儿,只靠一会儿!
  等一切都尘埃落定后,来接儿子的欧阳锋和一脸不悦不想见欧阳锋的黄师父推开门。就看到自己挂心的那个家伙正和另一人靠在一起,亲亲热热地睡着觉。
  到底是心里挂念,欧阳锋把儿子轻手轻脚抱起来的时候,欧阳克睁开眼睛,确认了抱着自己的是叔父,才安心地蹭了蹭他,又睡过去。这一次,小小的欧阳克睡得格外踏实。
  被留在床上的曲灵风呆愣地坐起来,眼里还带着未睡醒的水光。
  黄药师几步跨过去,在呆呆的徒弟软软的嘴唇上狠狠狼吻一下,又把人抱进怀里躺下,满足地叹了口气。
  灵风
  用嘴唇摩挲着徒弟的发顶,黄药师觉得此时此刻,此情此景,不对怀里的人说些什么,半刻都是难熬。于是他顺从心意,开口。
  灵风,为师今生得你相伴,是我不曾想过的福分。
  师父曲灵风被他少见的情话,羞得红了脸,吭哧半晌,憋出来句话,师父是最好的!
  呵呵傻徒弟!
  黄药师
  分卷阅读49
  - 肉肉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