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8
作者:幻觉在脑      更新:2021-02-09 06:07      字数:3647
  [射雕同人][射雕]师父,求原谅! 作者:幻觉在脑
  分卷阅读48
  赵衾琛谢岛主和曲公子四年前救命之恩!谢岛主收留发妻之恩!
  嗯?黄药师狠狠地朝床柱拍出一掌,把箫往腰带里一插,一手揽过一旁呆愣着的曲灵风气势汹汹地吻上去。
  唔!曲灵风瞪大眼睛被吻了个措手不及。怎么在外人面前?
  几息之后,黄药师才放开那双柔软的嘴唇,难耐地运功压下沸腾的燥意。
  黄岛主,这是欲春声的解药。放心,这并不是药,只是一味迷药,强行运功抵抗则会全身发烫,内力不受控制而已。
  赵衾琛立起,双手奉上药瓶,恭敬道。
  见师父服下解药后,面色逐渐恢复平静,冷静下来的曲灵风一声惊呼,电光火石间一个女子的脸浮现在脑中,他终于对上了这个人的身份。
  你该不会是师娘的夫君!
  黄药师运息化解药性,听他这么一句,无奈地拍了拍他的脑袋。
  要叫冯夫人!
  呃,是是是,冯夫人曾说过,她的夫君是赵性,还说若我能遇上,便告知那人她和腹中孩儿一切安好
  孩儿我有孩子了?!哈哈,我有孩子了!赵衾琛激动地重复了好几遍,眼角湿润,却抑制不住喜悦的神色。
  黄药师却皱着眉,一脸不信。反正他说的什么救命之恩,他是一点印象都没有。虽说他和灵风并没有受何伤害,但
  师父。
  就在这时,曲灵风拽了拽他的衣袖,小声提醒道,是我十岁时候咱们出门,回岛的路上顺手救了名少年
  黄药师看了眼他,神色不明地眯起眼睛。
  师父?曲灵风有些疑惑。
  沉默半晌,黄药师才冷冷地问了一句。
  你为何还记得?
  噗!别人见黄药师可能是一脸冷凝,可惜足够熟悉他的曲灵风一眼就看出那男人冷冰冰的脸色掩饰下的别扭神色。
  师父这是吃醋了吧?这幅别扭的样子,可真是难得一见呢。
  因为是师父让我独自对敌的第一战嘛!曲灵风熟门熟路地顺毛捋。
  黄药师微微满意,从鼻子里轻轻哼出来一声。
  哼,暂且就当是真的吧。
  曲灵风心里一软,偷偷扬起嘴角,露出个温暖的笑。
  赵衾琛被仇家灭门,四年前得师徒二人搭救,隐姓埋名地查访仇家。四年间成功加入了北方的地下大派天罗门,伺机调查天罗门的背后主使。冯蘅是他在一次南下任务中邂逅的,今年春二人刚刚喜结连理,就遭到上峰猜
  忌,不得已使计将妻子送到黄药师面前。
  这般安排也算误打误撞,若不是冯蘅与师徒二人在上辈子有深厚渊源,依黄药师的个性,怕是无法顺利得到庇护。
  了解来龙去脉后,曲灵风深深叹了口气。
  不得不说,结善因得善果,若是没有赵衾琛在,以天罗门不知不觉间就能迷倒武艺高强的几人的实力,恐怕师徒二人早就性命不保。
  那剖腹放血的残忍手法是为何?曲灵风乖乖坐在师父旁边,严肃着小脸。
  是天罗门内部的邪门功法,需活人鲜血和脏腑才可提升功力。赵衾琛面色一肃,对这部功法我知之甚少,只了解到是为了一批死士的培养,像我们这些普通教众,要练的功法又各不相同。像我们这种高等门众,虽
  然得到的功法最好,可是必须定期服用一种解药,否则
  那我爹娘练得的童子功是其中一种吗?曲灵风忍不住问道。
  童子功?是的,童子功一般是为了控制出生在天罗门的婴孩,这些人长大了都会是衷心的门众。赵衾琛有些惊讶地看了他一眼,乖乖回答。
  那你是否查出了幕后主使?难道门主只是一个傀儡?黄药师开口道,伸出手不紧不慢地把玩徒弟的手指。
  没错,门主定期会给中原递信。赵衾琛点头,不过我并未查到这人是谁,每次线索都会被人提前掐断。
  曲灵风了解到洪七公和欧阳锋叔侄俩是被赵衾琛扔在了客栈,也不知道此刻情况如何。现在赵衾琛反正也回不去,索性就邀他一同回去和众人汇合。
  赵衾琛二话不说就点头同意了,然后又恍然想起一件事。
  对了,黄岛主。鄙人到客栈之时,发觉和你们一道的那个老道士并不在房间之内,因此只迷晕了剩下的人。
  黄药师向外的脚步一顿,霍然转身,逼近赵衾琛,沉声道。
  你确定那老道不在?
  鄙人确定!若论隐匿功夫,赵某也敢说道一二,那人一定不在客栈。赵衾琛点了点头。
  黄药师蹙眉,面色越来越沉,片刻后,忽然道。
  不对!
  曲灵风下意识地一把拉住他的手,得到一个用力的回握。
  情况不对!王重阳那老道明明中了毒,近期内不可能醒过来。这事情里还出现了第三方恐怕我们没那么容易从这里走出去。
  曲灵风对师父的话深以为然,索性自告奋勇地跳窗打头阵。
  黄药师的一番推测,果然被验证了。
  ☆、第四十六章
  一落地,曲灵风就被似曾相识的蓝衣人包围了。
  照赵衾琛所言,这些前赴后继的蓝衣人实是天罗门培养的死士,练得功法邪门狠毒,只要自己稍有疏忽,中了对方的一招半式,难免命丧当地。可惜,这段时日里的车轮战还是有用处的,曲灵风无论是招式还是内力,都比几个
  月前强上不止一个台阶。
  瞬息间,曲灵风以出手数十招,脚下挪移,并不抢攻,只是严守门户,以不变应万变。忽的一人背后扑过来,左掌翻起,向他肩头斜劈过来。
  曲灵风听闻风声渐进,陡然一惊,忙展开落英神剑掌法,身形愈发飘忽,力争先招。可他这些年来惯使兵器,加上上一世所习劈空掌重刚猛而非灵巧,一时有些左支右绌,掌风只能扫到身周,一时竟让几人贴得身来。他习得
  九阴真经后,虽然内力得以精进,但是他的掌法毕竟只是八成守御,二成攻敌,掌风扫过,能将人拍出几丈开外,但威力不强,还能让人爬起来。
  黄药师在上方看的暗自忧心,索性一个箭步上千,手腕翻转,就卸了赵衾琛手中铁骨扇,一把扔下去。
  灵风,接下!
  曲灵风闻言脚底蹬地,猛地向上一窜,握住扇子,挥舞开来。只听疾风阵阵,此刻有了兵器傍身如有神助的曲灵风,解决一批乌合之众完全不在话下。身形一动,脚下几个点地,手腕翻转间,周围几人甚至连临死前的呼
  叫都没发出,就纷纷倒地。
  随着他的动作,周围的敌人越来越少,行动间有几滴血珠溅落在曲灵风颊边,衬着乌发红唇,绽放出一种肆意野性的美!
  站在楼上窗前的黄药师凭借过人目力将一切尽收眼底,顿时呼吸一顿。
  怎么办,那么耀眼的存在,好想,占为己有
  心里涌动着强烈的热潮,烧得人深思不属。黄药师索性也不忍,放任那火越烧越烈,烧得心火烫,方一个腾跃,落在地上,与曲灵风站在一处。
  曲灵风看到他来,顾不得手上还提着铁扇,朝着他露出一个灿烂的笑。
  师父!
  没等他多说一句话,就被黄药师一把搂进怀里,捧起脸吻了个彻底。
  唔se鬼附身的师父,这可是在混战啊!
  曲灵风见他似乎还要继续的样子,赶紧一把推开他,抱怨得瞪了他一眼。黄药师意犹未尽地舔唇。
  曲灵风再一看,果然,周围几个苟延残喘的家伙此刻已全部趴伏在地,一个不留。说好让自己练手的,又不遵守,果然是se鬼附身了!
  二人并赵衾琛这边刚赶回客栈,就见大堂上,眼熟的一桌人吃得正香。
  唉!这菜吃着好是好,可还是不如灵风那小子做的,虽说不精致,可是吃得就是美,那股子家常味美得很!
  洪七公夹着菜,忽得放下筷子开始唉声叹气。
  可惜这么好的苗子,就这么被他师父那家伙霸占了。
  此时忽听背后有人有人叫道,好啊你个叫化子,背后说人短长,你羞也不羞?
  欧阳锋一抬头,正对上黄药师那张似笑非笑的脸。顿时胃口全无,只丢了筷子朝曲灵风看过去,嘘寒问暖,灵儿此去可还好?
  见欧阳克在一边咬着筷子瞪过来,曲灵风嘴角一抽,干巴巴地笑了笑。
  呵呵,还行还行。
  臭小屁孩,就这样还吃醋?
  这人就是给我们递消息的赵衾琛,与我师徒有一番渊源。黄药师踏前一步,冷着脸打断二人对话,将一旁呆立讪笑的赵衾琛往前一推。
  哦?这倒是意外之喜。
  洪七公嘴里嚼着饭,手指敲了敲桌子道,老道士丢了,毫无痕迹。只能说是昏迷时就被人带走了。依我看,既然针对老道士,这天罗门目的,恐怕就是九阴真经了。
  这是自然!可恶,若不是段皇爷那一阳指,那经书肯定就是我囊中之物欧阳锋在一边冷笑,他瞅着还在吃个没完的洪七公就碍眼,既然如此,你还吃个什么劲,跟着这位小哥一起,直接去他们老窝把人抢回来
  就是了。
  行!这天下英雄,也就我们这几个家伙啦,我见了灵风,这肚子里的馋虫就乱跳,涎水直流!咱们爽爽快快地马上动手,管他什么天下第一九阴真经,我只等回来吃灵风烧得好饭菜。
  曲灵风听他这一句,不禁大摇其头。这七公真是大战当前,倒是惦记着回来时候的好吃好喝,当下笑着应道,七公,你若胜了,我才烧菜给你吃。
  洪七公闻言又是好一阵大笑,那灵风且瞧着便是。
  黄药师深深看了曲灵风一眼,俯身低头,嘴唇在他额头上碰了碰,一触即离。
  看护好那孩子,等我回来。
  曲灵风自知以自己的身手,师父不会让自己去冒险,何
  分卷阅读48
  - 肉肉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