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7
作者:幻觉在脑      更新:2021-02-09 06:07      字数:3647
  [射雕同人][射雕]师父,求原谅! 作者:幻觉在脑
  分卷阅读47
  手拿过匕首下的布条,展开。
  只见那布条上,用暗红的血迹写着字迹潦草的四个大字丑时速离!
  并不齐整的布条是极普通的布料,像是被人从内衣上临时撕扯下来的。连笔墨都没有,只能以血代墨,看来此人是匆忙留下此信。
  黄药师沉吟一声,手指点了点匕首,这匕首上并未淬毒,看来是单纯想要给我们递消息。
  师父,难不成是天罗门内部出了内奸?曲灵风这才伸手拔起那匕首,仔细查看起来。
  那人在暗,我们在明。此时情况不明,想知道这人是否是好心,就当这是真正的通风报信试上一试便知。
  曲灵风点头,不过今日王重阳身体似乎
  哼。
  黄药师挑起嘴角,露出个不屑的弧度,那老道士暂且唤欧阳锋和七公过来,我们商议一二。
  为师父跑腿义不容辞!曲小灵风自觉接过通知的任务,迫不及待地就准备出门。
  黄药师眼神掠过徒弟被自己啃得红艳艳的嘴唇,悄无声息地露出个笑,也不阻止,任他兴高采烈地离开。
  顶着一张红彤彤的脸和肿得厉害的嘴唇而不自知的家伙,咚咚咚敲开洪七公的房门。
  七公,师父叫大家去房间商议曲灵风看着咕咚咕咚喝酒的洪七公,笑着说道。
  哦?可是有什么新进展?那我可得过去看看洪七公一抬眼,话音一顿,差点没把手里的宝贝酒葫芦摔到地上,这个、灵风啊,你是不是该处理一下?
  处理?傻乎乎的曲灵风一脸茫然,处理什么?
  哦,老天!洪七公觉得自己老脸一红,伸手到怀里掏了半天,神奇地掏出来一个巴掌大的青铜镜,一手捂着脸,一手把镜子往曲灵风面前递过去,给给给!
  ?曲灵风觉得他更奇怪了,让我照镜子?他疑惑地接过来,向镜子里看了一眼,然后脸猛地红成了猴屁股,这、这个
  镜子里的少年瞪着一双水润润的眼睛看他,脸颊微红,嘴巴呈现出不自然的红肿,有些地方还有微微的红痕。再加上衣衫凌乱的样子,任谁都能看出那副刚被人滋润过的神态。
  把镜子丢回洪七公怀里,曲小灵风很丢脸地跑了。
  下次直接拿出镜子来!师父未免也太坏了,就、就算大家都知道了,也不能就这么光明正大地让自己出丑吧!只有自己不知道简直蠢透了qaq
  在他身后,洪七公摇头晃脑地又灌了口酒,唉声叹气。
  哎、哎,现在的年轻人啊怎么就这么不知羞?
  真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
  使劲儿拍了拍脸,又把衣领整理好,清了清嗓,做好完全准备,曲灵风这才推开眼前的房门。
  可惜,欧阳锋一看他脸上那副情态就知道怎么回事,双眼就黑沉沉的,磨牙道,该死的黄老邪,**不如地连徒弟也不放过的家伙来灵儿,金疮药擦上。
  曲灵风尴尬得要命,总不能开口承认是自己主动的吧?还有,上好的止血用金疮药,就这么给自己消肿真的好吗?
  咳咳,我是来叫你过去商议事情的。
  哥哥!欧阳克从门外冲进来,一把搂住曲灵风的胳膊,眨巴着那双水灵灵的大眼,哥哥陪我玩好不好?
  一见他,曲灵风就想到今天早晨自己看到的场景,顿时浑身都不自在。
  不行哦,哥哥要去商议正事。
  哦,那好吧欧阳克两个眼睛顿时暗了下去,一副失落的表情,闷闷道,克儿会乖乖呆在房间,哥哥忙完回来找我好不好?
  曲灵风嘴角一抽,感觉自己胳膊被他抓得挺疼,这小子,手劲儿还挺大。这下,他再也不能说服自己,这孩子是个单纯可爱的小孩了。强吻叔父被自己看到了还缠着自己,是想威胁自己被说出去么
  曲灵风抬眼,看着对面欧阳锋那一脸腻死人的宠溺表情,看来,人家在欧阳锋面前一直装得很成功啊。
  好吧。曲灵风努力扯出一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一把扯过还在那里一脸温柔的某傻叔父,大步走出房间,啪得一声关上门。
  干嘛这么大力,你别吓着克儿。欧阳锋一脸不满。
  呵呵。曲灵风看着欧阳锋那张硬汉的脸,此刻再也感觉不到毛骨悚然,表里不一,阴狠狡诈他只能感觉到蠢。
  哼,还对他曲灵风不满,迟早有一天被卖了还给自己侄子数钱呢,蠢货。
  连最后一丝想告诉欧阳锋的念头也打消了,不得不说,此刻的曲灵风那副坐等看笑话的心态,真是和黄药师学了个十成十。
  ☆、第四十五章
  送走欧阳锋和洪七公,曲灵风抓紧时间开始练功。他盘腿坐于软榻之上,闭目打坐。
  黄药师这次在一旁仔细护法,见他虽然双眉微蹙,但脸色平静,周身气势隐隐,并不像上次一般满面虚汗气血逆行,也就放下心来。
  一刻钟后,曲灵风睁开眼,兴奋地喊了声。
  我突破了!
  黄药师看着他亮晶晶的眼睛,含笑应了一声。抬腿走过去,将人抱起来放在软榻上。
  我能帮上师父忙了,嘿嘿嘿。师父,打个商量,最后攻上天罗门的时候,让我上呗?
  黄药师看着兴冲冲的他,眼神幽深。
  曲灵风看着师父一脸不虞的样子,一时间忽然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动力,忽地抬起脖颈往对方唇上一亲。
  黄药师一手环住他的腰,自是顺势吻了个尽兴,直到小徒弟气喘吁吁才放开。
  你当然可以。
  因为灵风,你终将与我并肩而立。
  曲灵风一醒过来就知道,不好了。
  怎么可以这样。
  说好的正大光明一波又一波追杀的蓝衣人呢?
  说好的天罗门走狗众多杀完一批再来一批呢?
  怎么可以在我们休息的时候来阴的!
  怎么可以在师父面前来阴的还成功了!
  自己被好好地放在一张床上,连被子都被拉起来,盖得严严实实。四肢还可以动弹,除了有些药性未除的乏力,什么事情都没有。曲灵风赶忙运气,发现就连功力都没有被封。
  头顶床罩是艳俗的粉色和红色,空气里有很甜腻的味道曲灵风忽然有不详的预感。
  睡得可好?
  门被悄无声息地推开,一含笑的声音问道。
  这是何处?曲灵风坐起身,警惕地看着来人。
  来人收起手中折扇,苍白俊秀的脸上露出个谦和的笑。
  此处是雀鸣楼。
  曲灵风完全不知对面的人葫芦里卖什么药,咬咬牙,师父呢?其他人呢?
  来人轻咳两声,在椅上坐下,面对曲灵风,好整以暇道,都在旁边房间,放心,他们都中的是欲春声,跟你的迷药不一样,此刻都快活得很呢。
  曲灵风微微松了口气,那你意欲何为?
  醒了就一直在发问,小公子渴了吧?来,那书生打扮的人又咳了两声,拿起一旁桌上茶壶,斟了一杯茶,向曲灵风递过来。
  曲灵风自然不会喝不明人士递过来的茶水,他整了整衣物,跨下床坐在那人对面,觉得自己很沉得住气。昏倒前,他们几人以及你商定了丑时离去。至于为何几人会就不知不觉被迷昏,这不重要。
  因为他知道,面前这人,恐怕就是那个传递消息的天罗门内奸。
  见他一脸平静,那书生模样的人微微挑眉,收回手喝了口茶,笑了。
  你男人可是在另一边温香暖玉在怀呢,怎么,你一点也不担心吗?
  曲灵风并不诧异这人知道师父和他的关系,他对着对面,同样挑起眉,笑得一脸灿烂。
  可惜了,我还真就一点也不担心呢。
  别说是温香暖玉在怀,哪怕是天仙国色在眼前,那人也绝不会将那些人放在眼里。像师父这样的人,要么不动心,但只要动了心动了情,那么就一定会吊在那棵歪脖子树上!曲小灵风毫不怀疑,自己就是那棵歪脖子树!
  呸呸呸,什么比喻啊。
  曲小公子,倒是和岛主大人情比金坚呢
  对面那人低沉地笑了笑,意味不明的眼神对着曲灵风上下扫视。
  你!曲灵风全身一紧!
  那人的身形快似鬼魅,以至于曲灵风做足了戒备,还是没能阻止他的近身。
  就在他的手即将碰到曲灵风脸的前一瞬,砰地一声,被锁紧的门发出巨大的一声爆响,一个披头散发双目赤红的男人闯进了房间。
  师父!
  曲灵风大声惊叫!
  男人有着凌厉的轮廓,和让人难以逼视的近乎完美的五官。本该是高贵典雅的样貌,却配上了一双血眸,使得浑身上下都充满了杀伐之气,好似阎罗降世,修罗再临一般。那浑身散发的冰冷的气息和迫人的威压,让曲灵
  风一站到他面前,就感到浑身毫毛倒立,本能的产生出一种畏惧的感觉,难道师父走火入魔了?!
  别怕。看到他一脸惶惑的模样,黄药师开口,他的声音十分低沉,带着镇定人心的力道,恍惚间有平日里对自己温和无比的师父的影子,让曲灵风微微安心。
  哼哼果然,能顶住这药性,行动无碍的,就只有岛主大人了啊
  那人状似疯狂的样子,是曲灵风从未见过的,他一把甩开旁边那男人,几步上前,伸手拉住师父,担心地唤了几声。
  师父,师父!
  该死黄药师一把甩开他的手,咬牙切齿地挥出右手,一股澎湃的刚劲内气破体而出,一路以摧枯拉朽之势劈断拦路的木桌、屏风,在地板上留下一道深深的划痕。
  那书生抓起放在桌上的折扇,闪身一档,叮地一声响起,那折扇原是铁扇骨,坚固非常!
  见一击不中,黄药师啧了一声,踏前一步抽出了碧玉箫。
  那书生面露无奈之色,一把扔下那折扇,咚地一声跪倒在地,狠狠叩了个头。
  分卷阅读47
  - 肉肉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