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6
作者:幻觉在脑      更新:2021-02-09 06:07      字数:3611
  [射雕同人][射雕]师父,求原谅! 作者:幻觉在脑
  分卷阅读46
  双雾蒙蒙的眼睛,非但没有起到原本的作用,反而让黄药师头一低,就把送到自己嘴边的嘴唇吮住,轻易就夺走了他刚刚回复的神智。
  唔!腰被男人紧紧箍着,甚至头后面还有一只手紧紧压着自己,防止自己逃跑,除了发出无谓的轻吟喘息,曲灵风根本做不出拒绝。
  再这样下去,没过几天自己就会被这个男人连皮带骨地吞下肚!可惜,他性子软,又习惯听师父的话,如果他真要自己,恐怕自己根本不会拒绝吧?
  黄药师叹了口气,原本霸道强势的亲吻慢下来,手覆上那张小脸听听摩挲,带出几分疼宠。
  曲灵风原本以为二人肯定是要擦枪走火了,结果师父居然自己停下来了,不由疑惑地眨了眨眼。
  黄药师摸了摸他的眼睛,沙哑地笑了两声。
  放心,等你名正言顺成了我的人,再要你不迟。
  名正言顺?曲灵风心里顿时一跳!
  饭毕,曲灵风放下筷子,打了个饱嗝。黄药师去旁边查看王重阳的伤势,他则离开桌子,上了一旁软榻,拿起了一本书翻看起来。
  没看一会儿,他又扔下书,觉得当务之急还是好好练功,能助师父一臂之力才好。虽然觉得这次事情不会把师父怎么样,可毕竟连王重阳都中招了,自己这般无用怕是会拖累师父。
  当时他修炼了九阴真经内的易经洗髓篇后,体内毒虽然未解,但是修炼内力已经不再受到限制,一直以来勤加修炼,到如今也算是小有所成。
  他原本练得是桃花岛的独家内功,现在体内都成了九阴真经的阴柔内力,幸而招式都是轻巧的,但还是有些微微的不协调,可能是这阴柔内力与他本人性情不和的缘故。就是不知道师父他是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的。
  一个武人,并非什么功法都能练得炉火纯青,境由心生,想要得到深厚内力,必须要有与之相配的心境,否则不可能真正领会那心法的本真所在。
  修炼内力如此,修剑法刀法以及拳脚功夫也是如此。
  曲灵风当然不会犯贪图快速进步而导致根基不稳的错误,于是端坐在塌上,开始如平常般闭目练功。
  然而这一次,却并没有以前练功时来的容易。
  本心不明,事倍功半。
  内力运行要求对其的精准的操纵,曲灵风两辈子加起来都不知运行过几次,因此初时还算顺利。到了平时练功的时间,曲灵风咬了咬牙,继续运转内力,随着时间增加,疲惫之感渐渐袭来。本来想停下休息一会儿,未曾
  想身体里循环流动的内力就好像在丹田自成一个漩涡,自然而然的一股带动一股,运行速度越来越快。
  他暗暗心惊,竭力控制内力的运转,却跟不上丹田漩涡旋转的速度,四肢八骸的内力都向着丹田的方向飞速地涌去,经脉传来内力耗尽的疼痛。
  这样不行!如果不能停下来后果不堪设想!
  他没时间多想,想了也想不出更好的方法。于是便不管三七二十一,一头冲进漩涡之中,尽全力调动丹田的漩涡里的内力朝外流动。
  他想将这漩涡冲散。
  这一下来的粗鲁,虽然目的达到了,但忽然被打散的内力却又向四面八方奔腾冲去,好像海底火山喷发使得海面风暴骤起一样,不受控制的真气冲向全身经脉,曲灵风只觉全身一阵剧痛,心里隐隐觉得,完了。
  这回八成是出大事了。
  他浑身疼痛难忍,正在难过之时,一股更强悍的力量忽的从前心撞进体内。他的身体几乎不堪重负,所幸这股内力却并没有到处乱窜,反而镇压的原本翻滚不休的真气渐渐安静下来。
  曲灵风趁机运起九阴真经,忍着痛将真气回拢,慢慢引回经脉,归拢丹田。
  死里逃生,他长长的舒了口气。
  曲灵风慢慢睁开眼,果然见自己正对面坐着黄药师。
  他看见自己的身影全映在对方漆黑的凤眼里,然而师父的视线并非平日里的温和宠溺,冰冷至极,让做了错事的他几乎不敢与之对视。
  黄药师收回扶着他肩膀的双手,微微一顿,漠然道,谁准你这样练功的?
  这声音似与平常并无两样,但却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果然,黄药师拂袖站起,语气里的怒意爆发出来,怒斥道,妄自尊大!目空一切!
  曲灵风低头,控制不住身体的微微颤抖。
  师父这几句话其实不算太重。
  是自己太托大了,以为修炼内功当真如此容易。
  其实修炼内力,一念之差便可能走火入魔,哪怕是活了两辈子的自己也一样,急功近利,本心不稳,古今多少侠士没过去这个坎儿。
  ☆、第四十四章
  黄师父脸色不好,一边还没缓过劲儿的曲灵风左瞧右看,就是不敢对上那冷冰冰的眼神。
  曲小灵风琢磨着,虽说自己这样莽撞了,可是照理有要事在身,这秋后算账的可能性大过当场发作的可能吧?
  这么一想,本来在师父面前就没什么操守的曲小灵风,一点都不勉强地伸出爪子,一把揪住了岛主大人的袍袖。
  师父,是灵风的不是,急着想帮师父分担一二,急功近利,迷失本心了。你就别生气了,绝不会有下次!灵风发誓!
  黄药师没甩开他的爪子,也没做更多动作,只居高临下瞥他一眼。哼,嘴上说的诚心诚意,眼神里可不是那么回事,那双滴溜溜直转的眼睛是觉得自己瞧不见还是怎么着,简直要被他气笑了!
  黄药师嘴角一勾,眉眼微挑,笑得一脸风华绝代,声音微微压低,是极温柔的语调。
  哦?那如此说来,灵风此举确是无错了?
  傻愣愣的曲小灵风一见冷面师父的笑,顿时东南西北都分不清了,还以为真是自己道个歉,师父就消气了,闻言连连点头。
  这次黄药师是真被他气到了。
  难不成我黄药师,为夫为师都护不住你不成?
  这句话虽是尾音上扬,可黄药师并不需要他的回答。
  哪怕是掌控欲极强如他,也并非不想自己的爱人毫无自保之力。可这一切都建立在灵风他力所能及的范围内。说得清楚点,如果灵风没能解掉身上的毒,一辈子练武难以大成,他都能养着他。
  活了两辈子的人了,如此莽撞不知分寸,如若真有不测,黄药师面色复杂地看着怀里的人,声音里带了些微的沙哑与无力,你置我于何地,置你父母于何地?!
  曲灵风心里蓦地一痛。
  这样挫败的师父是他从未见过的。都是因为自己吗?
  作为一个男人,曲灵风从来都习惯了有什么事情自己扛。哪怕这辈子有了一个疼宠自己的师父,也完全没能改变这一点。
  但是他一直忘记了自己已经不是那个瘸腿孤身一人的酒店老板曲三,而是一个尚有大好年华的少年,父母健在,还有一个年长的别扭恋人,时时刻刻在忧心自己的安危。
  看着双眸里跳动着怒火,却没舍得伤自己半分,连拥抱都小心翼翼怕弄痛自己的男人,曲灵风笑了。确实,自己还是那个二愣子,什么事情都想不通透,白白让师父为自己担惊受怕是自己错了。总以为是自己在退让
  在付出,可是上辈子可以因迁怒而废掉他双腿的那个男人,此刻的珍惜,何尝不是对自己的付出对自己的退让?
  那个俯视着自己,毫不留情挑断自己脚筋的男人,是师父;肯为自己掏出钱袋,毫无形象地去煎饼摊子买煎饼的师父,也是自己的师父。
  只不过,如今,这个人残忍的一面,再不会出现在自己面前。
  这一刻,曲灵风忽然忍不住心里胀满的情感,也不想忍耐。
  直到很久之后,曲灵风都还记得,自己拉着那个人的衣襟,在男人低下身体的时候,主动凑上去亲吻他的嘴唇,轻声道歉。
  还有之后那双黑色的眼睛,忽然闪动的光泽。
  从那时起他才知道,自己和那个人,是那么相爱。
  享受了一会儿他的主动后,黄药师不满足地一把揽住徒弟的细腰,把人托起来,直到视线和自己到达同一高度为止。
  师父,嗯曲灵风说不出话了。因为那双炙热柔软的嘴唇正磨蹭着他,亲昵地、带着一些急切地,在自己微微分开双唇的时候啃咬着自己的下唇。他试图告诉师父这样有些疼,但是却只能发出一些意味不明的哼声
  。
  等怀里的少年因为窒息忍不住开始抓挠自己的后背,他才仁慈地离开那双嘴唇,印入眼帘的是一张红透的小脸,那张刚刚被疼爱过的嘴唇正诱人地微张着,泛着水光,颜色是令人遐想的嫣红,可怜地肿着。
  他控制不住自己又凑了上去。天知道灵风那种轻轻碰碰的亲吻,就跟小孩子似的,每次都像猫爪子挠过去,勾得自己心痒痒的,又得不到满足。不过这也很好,灵风越来越主动,和自己越来越像平辈相处,这是个好兆头
  。一边想,黄药师一边用有力的舌尖把徒弟欺负地迷迷糊糊。
  等这一回的吻结束的时候,曲灵风整个人都喘息着瘫在了那两条手臂上,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嗤咚!
  还被亲吻弄得晕乎乎的曲灵风被抱着移到房间另一头,才反应过来刚刚是利刃破空之声,赶紧睁眼看去。
  凌厉的眼神四下扫过,黄药师微微放松下来。他能听到有人刻意加重脚步踩着屋顶离去的声音,这人隐匿时居然可以逃过自己的耳目,也不是等闲之辈。刻意让自己知道他离开,看来此人很可能并无加害之意。果然,刚
  刚的匕首只是深深插.在木桌上,固定着一块绢布。
  一手抱着徒弟,一
  分卷阅读46
  - 肉肉屋